欢迎来到呼和浩特互联网
Time:

您的位置: 首页 >> 职场

宁小闲御神录第1635章礼物搭配

2020.05.21 来源: 浏览:2次

宁小闲御神录 第1635章 礼物?

汨罗脑海中浮起她的倩影,似是巧笑嫣然。

幕僚面上神色慢慢凝重:“这般说来,昨日巴蛇与怀柔上人议和,乃是因为他力有不逮?”

汨罗摇头:“不好揣测,不过神境之间一般不会轻易开战。毕竟到了那个级数都爱惜羽毛,一旦打起来实是死伤难料。怀柔上人深居极北,格外神秘,一般不插手宗派之间的矛盾。他至少已有三千多年没有出来活动过了,连我收集到的情报都是只字片语,不知他手底下有多少神鬼莫测之能。但显然巴蛇是知道的,因此他也不愿轻易和怀柔交战。如果通过议和的方式能够达到我们想要的效果,谁还愿意杀人流血?”

他毕竟重伤未愈,说多了话就有些疲惫,却还要打起精神道:“她呢?”

幕僚眨了眨眼:“哪个她?”

汨罗望了他一眼,目光中有警告之意,这人只好老实道:“宁大人自从被撼天神君送回大帐之后,就没再出现过。据她侍女所言,她需要更多时间休息。”

汨罗问道:“我差人送过去的伽劳鸟呢?”这种鸟儿有魂而无体,乃是地狱道里特有的物种,不过六道之间的壁垒并不那么森严,有时阴间的生物偶尔也会跑到阳世来。由于不是本地物种,伽劳鸟的数量特别稀有,但是用它炼药,于安补神魂尤有奇效。

幕僚道:“神君没有拒绝,当场就收下了。”

汨罗轻叹一声:“他对宁小闲,果然用情甚深。”眉目间就有些萧索。

幕僚就不明白了。分明是自家大人送了有钱也没处买的童劳鸟给宁小闲,若说情根深种、不计回报的也应该是府主大人才对,为何他反而要说撼天神君情深?

他没敢问,但脸上也显出了不以为然,汨罗自然看见了,红唇微扬,却是个无可奈何的笑容:“你不懂。”闭起了眼,似是累极,再不愿说话,“下去吧。”

#####

宁小闲再醒来的时候,脑中的针刺感依旧,然而四肢百骸却传来懒洋洋的感觉,就像是人睡觉时候遭遇了“鬼压床”,明明神智清醒了,可是身体却不听使唤。

她现在就是如此,好在眼睛还能睁开。这一环顾四周,就发现自己仰卧在高床软枕当中,但这里四面毡布,不是神魔狱,反倒是在帐中。

最重要的是,她现在躺在一副臂弯当中,有人自背后抱着她。他的体温不高,并且要过上很久很久才有一次呼吸声。

这个怀抱让她备感安全,并且那淡淡的男子气息,也是她最熟悉的。

她试了试,好像可以勉力转过头去,这已经比之前的动弹不得进步了些许。

结果她才一动,他的双臂就合拢得更紧了,面颊也在她后颈上蹭了蹭,这才满足地叹了口气。<市场信心受挫/p>

她眨着眼等了好久,结果长天再没有动静了,似乎……

似乎睡着了?

这可能么,她有些难以置信。在她印象中,长天可从来不需要睡眠的,除非――除非他陷入了衰疲之中。比如当初被困在神魔狱里,他神力极度衰竭时,就依照巴蛇的本能开始沉睡。

是了,他吞下了桂先生带入识海的海量神仙倒效力。虽说他神魂的强度远胜于她,可是二百七十滴的数字实在太吓人,再加上都伏末大概还从中动了些手脚,刻意将这数字放大,所以神仙倒的效力过去之后,于他也有副作用。并且别忘了他和阴九幽的战斗,归根到底是神魂的战斗。这魂修的祖宗何等强大,长天的神魂就算将他压制在识海深处,自身也免不得要付出巨大的代价。

出了神魔狱之后,他即是马不停蹄对战皇甫铭,轰击时空裂隙。并且在她昏睡过去这段时间里,大概他还赶回来处理了北境仙宗,就算这男人意志比钢铁还坚强,此时也觉出了疲惫罢?只不过男人这种生物都自称是流血流汗不流泪,所以她从来也不知道长天到底有多累。

无论是神魂还是肉|身,他大概都负伤了吧?想到这里,她心中怜意大起,更不敢动弹了,惟恐惊扰了他。他们两人从来聚少离多,这一次分别又是数月,从去年初秋一直到了今年的春季。都说小别胜新婚,她现在重新陪伴在他左右,只觉心里平安完足,似乎就这样相拥相偎着直到地老天荒,也未尝不可。

她终究神魂虚弱,这么闭上眼,很快就在他的气息环绕当中迷迷糊糊,前往黑甜乡。哪知这人睡梦里也不老实,右手伸到她胸前罩住了丰盈,似是觉得手感极好,于是下意识一抓。

这一下袭|胸,正正儿捏到了她的敏|感处,顿时一阵酥麻传了上来。宁小闲不防他突施禄山之爪,情不自禁地嘤咛一声。

身后人顿时一动,随后低醇喑哑的嗓音响了起来:“小乖?”

她鲜少听到他这样说话,饱含磁性的声音兀自带着浓浓睡意,还有一点儿平时绝听不到的懵懂,真是能令耳朵都怀|孕的性感撩|人哪。

尤其他还往她耳朵里吹气,吹得她心都酥了。宁小闲颤声道:“你,你先放手。”

她的声音又娇又软,长天听得心中一荡,这才发现自己的手放得不是地方,急急松开。

备受关注的失业率11月份从前一个月的9%降至8.6%

这柔软又充满弹性的触感他自是想念得紧,只不过万万不想分享给另一个人罢了。他懊恼地叹口气,将手移到她纤细的腰上搂着,俯首埋在她浓密的秀发中,感受她身上清雅的香气。

她是他最珍爱的宝物,从头到脚都散发着诱|人的甜香,他当然想大快朵颐,在数月的分别之后好好犒劳一下自己。可是始终有第三者旁观,他能对她做的最亲昵之事,也就是搂搂细腰、拉拉小手而已。

天知道他可不想当这个正人君子。

两人心思都有些荡|漾,皆不敢动弹言语。过了好一会儿,宁小闲才试探道:“你还好么?”

他低笑,两人贴得很紧,她都能感受到他胸腔的震动:“这话岂非该我来问?”不过他依然答道,“不妨事,终能痊愈。”神境的攻击都不好轻易化解,往往残留了主人原本的属性。像阴九幽的魂法攻击,对他造成的损伤就很大,相比之下,巴蛇真身攻击时空裂隙受到的反震之力,因为强大的乙木之力的缘故,倒比魂伤还要恢复得快一点儿。

她也知道这家伙不肯让她担心,不过他从来做事极有分寸,他说不妨事,那应该便是不妨事了,遂微微噘嘴:“我头疼得很。”岂止疼得很,那简直比针扎还要剧烈百倍,若非她受惯了疼痛,换个普通人来恐怕要哀嚎得涕泪齐飞。

他也明白她受的苦楚,心疼得很,伸手在她太阳穴上轻轻按压,柔和的神力渡过去,换得她愉悦的呻|吟。

那呻|吟声香甜软腻,“我第一次设计的是一种响铃报警器一下勾起他的绮思。长天只觉小腹微紧,幸好她也反应过来,赶紧移开了话题:“阴九幽……怎样了?”

长天按抚她太阳穴的动作一顿,随后继续:“尸陀舍投生之后,他留给我的魂力即被涤净,变作了无属性之物,吸收起来事半功倍,所以重开通天门的时间,会比预计的更短些。”

她听到这消息,嘴角都翘了起来。长天瞥她一眼,兜头浇下一盆冷水:“不过世界树离长成还有一段时间,你也知道,我的神魂在与阴九幽争斗中受了伤,浇灌它的速度就会放慢。另外,此人被镇在金海深处,也并不安份。”

她还记得那株世界树的模样,识海世界如此广阔,对比起来,它就像盆栽一样袖珍。想变为顶天又立地的巨木,完全支撑起整个神国,的确还有好大的成长空间。

首先,它得长成神山那么高,才好开启通天门,将阴九幽赶出来……

长天把玩着她柔若无骨的小手,一边道:“自广成宫与尸陀舍一战至今,我也领悟颇多,只待眼前事务料理完毕,就可以潜心问道。待得世界树完全成长,变作新的定海柱接通天地,我对天道之力的领悟必会更上一层楼。”

她记得都伏末说过的,识海其实是神境对大千世界体悟的实践,神境大能对天地至理的理解越深刻,神国也就越完备;反过来说,神国的规则越接近于真实世界,也就说明神境对大道的把握更加清晰。长天在狱中已经枯坐了三万多年,尽管修为无法增长,却是无时不刻都在精研天理、打磨道心,出狱之后,又先后与尸陀舍、阴九幽等同级别的对手搏杀,必然也是获益匪浅,只要将这些感悟细细消化完毕,道行必然又可以精进。

“还要很久罢?”那个境界离她太遥远,再走上十万八千里也不懂。

他低低一笑,热气呵在她耳边,麻痒都钻进了她心底去:“待得通天门打开之后,有你相助,或许就不久了。”

“什么意思……”说到这里,她突然醒悟过来,顿觉羞不可遏。长天所说的,必是指两人亲合交汇而生的乙木之力。现在他的世界树由乙木之力构成,它需要的营养当然是同属性的力量第一,其次才是神国的金海。

他给自己找了个这么光明正大的理由……这帷帐内的气氛突然变得旖旎起来。宁小闲紧闭着眼,长天却能望见她小巧的耳廓都红了,浅粉如春桃,实是恨不得一口噙上去细细品尝。

如果没有阴九幽碍事……他深深地、深深地吸了口气,压住满脑子胡思乱想,起身坐到床边。

对于她,他一向没什么自制力,所以还是远离诱|惑吧,他没有折磨自己的习惯。

她低声道:“外头的战斗,结束了?”

外面风平浪静,只有哨兵的脚步响动。她更是敏|感地察觉到此前弥漫在空气中那般草木皆兵的气氛不见了。

想来也是,长天都能抱着她安心入睡,隐奉联军和北境仙宗的麻烦,应该是已经解决了。

长天将散落在她面颊上的秀发轻轻拨到一边去,而后将战况源源本本说了,末了道:“对了,我有礼物送你。”

-------------水云有话说---------------

本章共3500字,其中2000字为日常更新,另外1500字为潇潇忆思甜打赏和氏璧+coqo_elin打赏和氏璧+亲们众筹的20个香囊加更。16日打赏加更已经完成,下一章日常更新依旧在12点之前放出,感谢大家支持,继续求月票、推荐票。

(未完待续。)

老人受已折戟两次的“农村土地流转第一拍”——北京旅游景区平谷“淘金谷”70年经营权再度拍卖伤了怎么消肿止痛
治疗勃起功能障碍的好方法
阳痿的主要症状有哪些
周口白癜风医院
三亚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四川白癜风治疗费用
Tags:
友情链接
呼和浩特互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