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呼和浩特互联网
Time:

您的位置: 首页 >> 职场

版权和解下的暗涌网易云与阿里音乐互授权大

2020.01.16 来源: 浏览:0次

  版权和解下的“暗涌”:易云与阿里音乐互授权,大战下半场将来

  今年开年,音乐巨头们的几次版权交易让音乐产业进入了暂时的和平年代,但隐匿在版权合作下涌动的暗潮并没有消失。所谓战争,除非一方被彻底打垮,不然不会轻易结束。

  继与腾讯音乐娱乐集团(TME)达成相互授权99%独家音乐版权的协议、拿下华研国际独家音乐版权之后,昨天(3月6日)易云音乐(以下简称云音乐)再战一城:云音乐与阿里音乐达成版权互授合作,云音乐将华研国际、天娱、爱贝克思(avex)、丰华等音乐版权转授给阿里音乐,阿里音乐则将滚石、S.M. 、BMG等音乐版权转授给云音乐。

  理论上看三大音乐巨头曲库打通,竞争壁垒削弱,这就算不是一个共赢的局面,起码也将起跑线拉回齐平,但公众反馈来看却不尽然。

  云音乐在与腾讯音乐、阿里音乐达成授权后声势大涨,摆脱了版权困局之后,凭借此前积累的品牌认知,春风得意;阿里音乐则像是赚得了喘息的空间,赢面算不上,勉强留得青山在;腾讯音乐依然拥有最大的版权优势,但是不能凭版权一击即胜了。

  此前国内四大音乐平台中,BAT+云音乐的组合让人以为版权大战中势必是BAT围猎易,没有谁能轻易成为第四极,但大战过后云音乐进入了第一梯队,而音乐竞争大战的下半场隐隐将要到来。

  三大音乐巨头版权互授,版权局带来的平静能维持过久?

  云村的歌单亮了!呃,亮了一部分。在BAT对音乐版权市场进行了一波圈地运动过后,2017年年底云音乐开始进行一系列版权操作。这番动作像是云音乐的一次捡漏行动,对成熟市场观望一阵之后,避开了炙热的红海,从市场的空白区下手。

  2017年11月云音乐与米漫传媒达成战略合作,将国内的古风音乐市场的大半资源收入囊中。12月,先后和Kobalt Music、台湾丰华唱片、天娱传媒达成版权合作,这部分版权对于整个大众音乐市场而言或许是冰山一角,却给彼时云音乐的用户打了一剂强心针,版权之争中云音乐没有退出战局。

  今年2月,在国家版权局的推动下腾讯音乐与云音乐达成了独家版权互授,从这时起音乐版权战场的局势开始改变。

  授权之前,腾讯音乐拥有索尼、华纳音乐、环球音乐全球三大音乐公司的独家版权,同时代理了YG娱乐、杰威尔音乐等唱片公司的版权资源,并率先与阿里音乐达成了版权互授,是彼时市场上底气最足的玩家。

  版权资源优势为腾讯音乐带来了一波红利,据腾讯数据显示,目前音乐累积注册用户已超8亿,绿钻付费用户超1.2亿。2016年下半年开始腾讯音乐实现全面盈利,2017年净利润超过16亿,2018年预计净利润还会翻番。与云音乐互授了99%的独家版权之后,腾讯音乐就算保有1%的核心音乐资源,之前的资源优势也势必受到影响,而云音乐在政策利好下算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今年3月,云音乐拿到了华研国际的版权资源,对版权市场投放了第二个变量。在用户眼里,这个变量迅速影响到了阿里音乐。2015年在版权圈地运动最激烈的阶段,阿里音乐拿下了寰亚、滚石、华研国际、相信等在唱片公司独家版权,占据了华语流行乐坛的半壁江山。2017年版权局有意规避独家版权带来的市场乱象,市场大环境下阿里音乐授权太合音乐获得滚石音乐的版权,随后腾讯音乐娱乐达成版权互授协议。

  授权之后,阿里音乐起初因独家版权筑起的竞争壁垒似乎在慢慢坍塌,而华研国际的独家版权资源则视为阿里音乐手里的一张王牌。

  今年有媒体披露,云音乐以3年5亿价格拿到华研国际的独家版权,对于阿里音乐而言这无疑是一个重击。阿里音乐显然也为此焦虑,在华研国际与云音乐达成合作后,迅速与云音乐达成了版权互授,以间接的互授方式拿回了华研国际的版权,被业界媒体称为以多个曲库换回华研的曲库。而云音乐一个转手操作后,相当于用5亿换来华研国际加上滚石、S.M. 、BMG、相信等在唱片公司独家版权。

  几次紧密的版权互授后,音乐版权市场暂时归于平静。但似乎冥冥之中这种平静不会维持多久,它更像是中场休息,所有人都等待着回归赛场的哨声。

  1%的核心资源能成为产业大战下半场的护身符吗?

  现在市场上已经掀起了一丝涟漪,就算云音乐与腾讯音乐独家音乐授权达到了99%,剩下的1%资源分依然是两家各自的护城河。

  在云音乐拿到华研国际独家版权后,音乐的用户发现音乐上华研国际的一系列音乐资源已经下架。SHE、飞轮海、林宥嘉等歌手大部分歌曲都变灰,而存下来的歌曲资源大多是演唱会LIVE版本。有媒体报道,这次歌曲下架是由于无法接受易方面的高昂要价。而在音乐上除了华研国际系列歌手,天娱传媒华晨宇的相关曲目也均处于下架状态。

  云音乐上也存在部分灰色曲目,数据显示,音乐曲库达到1700万,1%的占量约17万歌。目前在云音乐上韩国YG娱乐公司的歌单亮起了一部分,Bigbang经典曲目如《if you》、《lets not fall in love》、《fantastic baby》等曲目依旧下架,独立乐团草东没有派对的所有曲目也均处于下架状态,吴亦凡、张艺兴、TFBOYS、鹿晗等流量歌手也存在部分下架曲目显然这部分是腾讯音乐保留的1%。

  所谓的1%的资源会不会在音乐产业竞争的后半场起到核心作用,不得而知。但是音乐版权显然不再是音乐巨头后半场的唯一主题。放在信息时代的大环境而言,近几年优酷、腾讯、爱奇艺等视频站迅速规模化,快手、抖音等短视频平台拔地而起、甚至年前新起的直播答题热潮,多元化络视频迅速占据用户时间,甚至越来越来多样化的社交媒体平台,各类手游的爆发,音乐平台占据的用户时间正在减少。

  极光大数据最新发布的《2017年移动互联行业盘点app榜单》中,12月中国移动民日均使用APP时长为4.2个小时,其中社交络APP占据了152.7分钟,超过一半,而数字音乐类APP时长只有5.5分钟。最近半年音乐和易云音乐每位用户的日均使用时长均不超过20分钟。

  这是所有音乐平台都将面对的课题,如何在多元视听娱乐中最大限度的夺得用户时间?除了已有的音乐版权资源,提供用户多维度的体验才是关键。

  三大音乐巨头中,腾讯音乐音乐、酷狗音乐、酷我音乐三大APP,占有最高的市场渗透率。以音乐为例子,音乐上线了发现板块,孵化发现号,目前发现号上邀请了近百家音乐类机构媒体和自媒体入驻,获得平台认证后即可通过文字、音频、视频、直播电台等各种形式分享音乐内容。内容经过审核后,会通过个性化推荐的方式分发给每个用户。这或许是尝试以PGC内容催化平台UGC内容的生产。且音乐把握着现在一线流量明星的音乐资源,成为新生代粉丝群体固定的打榜地区之一。

  云音乐以良好的用户体验在音乐市场上拥有一定的品牌优势,其独特的社交属性与活跃的UGC歌单内容、个性化内容推送是其它平台难以复制的,而云音乐在这个基础上将入了短视频与电台两个板块,企图多维度拓展平台内容,单纯的数字音乐载体在音乐产业竞争中远远不够。

  而虾米音乐此前拥有良好的音乐氛围,UGC产生的专业性音乐内容与数据,最开始虾米音乐是音乐用户心中的音乐图书馆,知乎上有友归纳在虾米音乐上的音乐氛围:默默抢先试听,或者来个硬科普评论,或不矫情地幽其一默,或默默下单CD,预定巡演门票。

  在用户体验的基础上,各大音乐平台都以后自己的音乐人扶持计划,虾米音乐率先推出寻光计划,易云音乐则发布石头计划,音乐则推出巅峰LiveHouse等。角逐中的几大巨头都明白,争夺固有的资源无法创造奇迹,新生的资源才是未来的发力点。

  现在版权大战暂时熄火,或许可以期待接下来市场上各大音乐平台在内容、体验、运营等方面的进一步提升。

  关注ITBear科技资讯公众号(itbear365 ),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特别提醒:本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赞同其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本站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及连带。如若本有任何内容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本站将会在24小时内处理完毕。

Tags:
友情链接
呼和浩特互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