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呼和浩特互联网
Time:

您的位置: 首页 >> 网络

在眼下这个热衷于炒作包装搭配

2020.05.21 来源: 浏览:2次
在眼下这个热衷于炒作包装,热衷于整天戴着面具、口罩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年代;习惯于把头衔和名份看得比自己的生命比金子还要贵重的年代;在这个物质欲望无限膨胀,商海浪潮泡沫席卷全球,人们心气浮躁、心急火燎得还没等对方把话说完就遽然把电话切断的年代,还有一些人却甘愿避开世俗功名利禄的热闹场,把自己的全部心神滴水不漏地倾注到自己热爱痴迷的艺术世界,用一颗至真至纯、清风朗月的水晶一样透明的心灵,去经营自己心中的一亩田、一个梦、一本书、一首歌、一座供心灵遨游憩息的花园和池塘。在洛南书画界这个名家荟萃、高手林立,后起之秀势如雨后春笋的苍颉故里,杨运昌老师堪称商州、乃至陕西画坛举足轻重的前辈元老,他在兰竹梅及中国山水画方面的杰出成就受到了赵望云、石鲁、陈尧廷、侯又可、方济众等名家的赞誉和认可。先生一生最擅长的是画兰花,他笔下那淡雅清逸、妙趣天成的兰花作品在国内国际大展中脱颖而出,获得多项奖次并入集。广为港、澳、台名家和国内外书画爱好者珍藏。1989年他所编著的《兰竹技法》倾注了先生一生对绘画的实践、体会和探索。此书一经出版即轰动画坛,先后十余版,发行量达四万多册。
杨运昌先生笔下的兰花,枝叶疏朗,临风摇曳,那利剑一样细长的叶子,在他笔下“嗖-嗖-”呼啸欲出奔腾咆哮的运笔落墨中,时而力挺翘拨、扶摇直上,时而曲折萦回、戛然而止,看着看着,你觉得整个兰花,像一位勇士眉宇间露出的一丛剑眉,那站立在枝头的小巧玲珑、幽香袭人、饱含清露的兰花,像翩翩欲飞的蜻蜓,给英武挺拔的兰花在阳刚里增添了一丝温润秀雅之气。“幽兰生谷香生径,翠竹满山绿满溪”。细心的读者一定会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那就是先生笔下的兰、竹、梅的生长地域时常选在远离水泽河畔,远离沃土之乡的悬崖、质地坚硬的岩石上,而且兰花在构图上那种神姿飞扬、呼啸欲出,那种直指苍穹的凌云感、那种横空出世、生生不息,那种风起云涌,那种蓬勃……,或许正是这贫脊险峻的环境才造就了它们挺拔劲秀、顽强不息的品格。少年看兰:容易看到凌厉挺拔、利剑出鞘的力量之美。而中老年人看兰,往往从神情和意趣上去观赏,在平和静穆的心境中:兰花更多的呈现的是与世无争、意态悠然和无拘无束,那种闲适飘逸和从容淡定正是生命经历了大风大浪后的“宠辱不惊”和“无风无雨也无晴”的境界。先生笔下的石头是用“飞白”笔法皴染而成,这种以“虚”写“实”的笔法透射出了石头的灵性,绘出了石头饱经日月精华,吮吸天地灵秀后终于返璞归真,显现出了天然的质地和本色。
他笔下的《竹》骨节清奇,空灵隽逸。那临风过往时唏唏簌簌的摇曳波动,处处让人感受到风的流动风力量。“万木无声待雨来”,“能画一枝风有声”。风过群山,飞花如梦的竹影里,那一个个“供大家自辨吧。个”字型的竹叶缤纷错落,像南飞的雁阵,像成千上万只穿梭在三月雨中翅翼似剪刀的纷飞的燕子,1989年绘制的《组竹》则展示了竹子在不同自然环境下的风姿,单看那风中变幻的纤纤小手般的竹叶:或如汛如潮,或煞煞有声,或悠闲自在任风摇曳,或疾疾旋风中,像受惊的鸟群四处逃窜……
观赏先生笔下的梅花,寥寥两三根枝条,或古木枯藤、或柔嫩清枝,造型上却一任虬枝盘曲、节外生枝。梅花的出处:或傲立峰头,或挺身于凛凛寒风冰天雪地,或站在春天的门槛:群芳吐艳、花繁叶茂,清香扑鼻。梅花,用静静燃烧的火焰向人们昭示着一个春天的降临。
杨运昌先生绘画创作中最能显现出功力和素养的是他的水墨山水画。他传承了中国山水画的表现手法,又深受赵望云大师绘画风格的熏陶,为了拓宽视野,领略自然山水的雄奇险峻、灵秀韵味,他的足迹遍至秦岭山山水水、沟沟岔岔。近游华山、天竺山、书堂山、莽莽秦岭、文显翠峰、洛源丹江,远观峨眉、赴青海、赏三峡,先生每到一处总是悉心领会大自然的地理形廓、风土人情、人文景致,哪怕时间安排得再紧也要挤出时间现场写生、速写。《云壑瀑声》、《洛源龙潭》、《西岳东峰》、《轮行巫峡》等作品,留下了一个游客旅途中最美丽的一瞥,作者用精湛的艺术手法,生动传神地勾画出了一方自然山水的魂魄。画面整体上呈现出江天万里的波澜壮观、雄浑苍茫的景象,细细观赏:那千壑纵横、江河奔涌、渔歌互答的场景在作者那极尽简约素净、极富笔墨情趣的描摹中,那看似单一的墨色,通过浓淡、轻重、枯润的黑白变化,就让整个画面呈现出强烈的层次感波动感,极大地丰富拓宽了中国山水画的艺术表现力。
杨运昌先生山水画的独特魅力就在于:他的作品在整体气象上的辽阔博大、浑朴苍茫和细节构筑上的清淡清幽的雅趣高度融合。《江天万里图》、《林壑图》、《结宇清江畔》中作者用灵动简约、浓淡变化的笔墨勾出了山脊的廓形、层次,随着墨色由浓变淡、由实变虚,绵延的山岭随着视线一路延伸,水天一色间,留有大量的空白地带,仿佛整个山峦群峰是从黎明的晨曦里透出来。“秋水文章不染尘”,在这空灵澄澈韵味十足的笔墨背后我看到的是画家那一颗阳光和水一样纯净的心灵。
作品在笔墨间始终流淌着天真烂漫的赤子童心和悠然恬淡的田园风韵。《柳塘牧趣》、《植树时节》、《找水源》那憨态可掬、玩皮稚气光着脚丫子的牧童,那曲颈畅饮慢条斯理的水牛,那姿态各异植树造林的劳动场景,那肩负铁锹、镢头、钢钎的顺河而上奔赴蛮荒的人群……,让人感受到生活在那个特殊年代人们真实的生存场景。人有人趣,物有物趣,自然景物有天趣,顾凝远论画,就是以天趣物趣人趣来审视。“虚涵得天道,静闲知真趣”,先生的画里,庄重静穆中不时流露出一股童心童趣,让人在生活的沉重紧张中透一口气,给现实的阴霾里透出一丝黎明的亮光。
一位颇有见地的画家观赏运昌先生的画后,一阵嘘唏惊叹,说他发现了先生画里埋藏了一个秘密:如果把运昌老师的画用大小不同的小方格去分割,你会得到无数张幅面大小不同的画:而每一张画都是一个完整的构图,一张能独立存在的画。只要随意攫取任何一个点,就能呈现出整体全貌的“窥一斑而知全貌”的现象,在生命信息学里就叫“全息性”。先生的作品能在米粒芥子的毫厘之间,能在心细如发的精妙细微处筑构自己的作品,这种高妙的技艺,恐怕连最清晰的卫星云图,连现代最高端的6000像素的佳能数码相机看见了,也会羞愧得无地自容。
在从艺道路上先生从未停止过创新探索,他告诉学生:艺术家永远要站在看和说之间,站在鲜活生动的大自然和创作之间、站在梦想和现实之间,寻找创作的“切入点”、“缝合点”、“突破点”。先生一生都在思考一个问题:“一座山、一条河、一轮明月、一座村庄、一棵树、一眼池塘、一朵花、一只蝴蝶…通过什么表现方式、技巧,是怎样从画布上一点一滴酝酿、生长、创造出来。先生每画一幅作品前总在试图寻找新的角度、新的表现手法,如果没有找到新的创意、构思、灵感,他从来不肯冒然下笔。先生有一句口头禅:“创作就是给玻璃瓶里的蜜蜂找一条出路”。就像世界上找不到两片完全相同的树叶一样,先生一生画过的兰竹梅菊、花草鸟兽、山水长卷不计其数,可您却找不到一幅画是雷同重复的。
在先生那一双充满灵性充满智慧的眼睛里,这个世界本身就是一张色彩斑斓回味不尽的巨幅画卷。他说:“天有大美而不言”、”自然是有灵性的,美好的东西总隐匿在大自然深处,画家的任务就是把它找出来,让事物站出来生存,让云层里的太阳露出笑脸”,人,作为天地间的匆匆过客。美像天边的彩虹,稍不留意它就遽然消逝。像《龙羊峡水电站》、《西宁南禅寺》、《轮行巫峡》都是先生作为一个匆匆过客留下的一瞬之作。可作者对景物把握之准确之传神之精到,常常让生于斯长于斯的土著民看了也会颌首称道叹为观止。一幅好的作品往往源于画家和大自然的邂逅,在物我交融的感应中,大自然的美丽神韵,经过画家的审美观照,早已融化在血液里、心灵里,再通过一番艺术加工创造,一种新颖而令人怦然心动的绘画作品就诞生了。多年的绘画实践让他懂得:“没有心灵的参与,没有那切肤的疼痛,只凭技巧、手艺,是创造不出打动人心的作品的”。
先生不仅对自己的绘画精益求精,还经常提携画坛后起之秀,为商洛培养出了何伯群、吴振锋、张希荣等国家级书画名家。他颇有感触地说:“一个艺术家,能接触到一种美,也是命里注就的因缘。人短暂的一生,懂得的美是极其肤浅的”。先生酷爱兰花,在他的房前屋后种满了各式各样的兰花、为了采集兰花,他徒步入莽岭大小山峦,甚至骑自行车到50里外的兰草河用自制的镢头掘取兰花,“观千剑而识器,操千曲而知音”,正是多年来对兰花家族成员所做的“谱系学”的研究、类比、鉴赏,才使他领悟到了兰花那特有的闲情逸趣、清妙神韵。先生的故里:寺坡镇永平村是一个依山抱水的富庶之乡,村子以南是群峰连绵莽莽苍苍的蟒岭,村北不足500米处是一条垂柳依依、清澈透明、奔腾不息的流沙河,故乡的清风、明月、山峦、沟壑、溪流像一壶百年陈酿的酒,像大地上一面鲜活的镜子,成了他绘画创作不竭的源头。他笔下的一花一草、一叶一木、一石一壑、一鸟一蝶,小桥流水人家、山岚雾霭炊烟、牧童垂柳老牛、屋舍行人小径、渔翁孤舟鱼杆…无不浸透着浓浓的生活气息、时代气息和人文情怀。浸透着作者对生活的眷恋渴慕和热爱。一位长年飘泊在外的读者在观赏了《小窗近水》后感叹到:“在那熟悉的山梁、屋舍,在那袅袅的炊烟庭院里,我仿佛又回到了千里之外的故乡——那座秦岭深处的小山村,那条曲回盘绕的童年走过的小路,那嘻戏的小猫小狗,还有我那白发雪白的母亲就站在村头的老树下翘首……,由于美的感动,强烈诱发出对故乡对亲友的怀念之情”。艺术,最大的魅力在于能化平淡为神奇。很多时候我们是从艺术家描绘的花卉里领略到真花的美。画布上的猴子看得久了习惯了,再看动物园里的猴子反倒感觉别扭感觉不够真实。
先生为人谦恭、严谨。凡是和他相处过的同事、朋友,甚至有过点头之交一面之识的人,都会为杨老师那谦逊优雅、其淡如菊如兰的气质风采所感染。这一切都源于他特殊的家庭背景。杨运昌先生,字林兴,1918年生于洛南永平一个书香门第,系华阴杨家后裔。高祖乃东汉时大名鼎鼎的杨震,至今在华山脚下的一块石碑上,还能清楚地看到他流传于世的碑文:“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父辈杨际芳是清末秀才,醉心翰墨,临池不辍,他的真行草书样样俱精,隶书尤为擅长。运昌先生自幼天资聪颖,五经四书、诸子百家烂熟于胸,尤擅丹青,早年从师于著名画家陈梦祺先生学习书画艺术,1946年以全省第二名的成绩考入西安技艺师范深造,成了画坛名家赵望云、石鲁、方济众的高才弟子。1947年7月,他与岭南派名家黎雄才在西安举办的精品线路的三个主题也围着季节展开画展好评如潮,辛亥革命元老、时任陕西第一督军张凤翔悄然光临后挥笔写下了“艺坛新秀,妙笔生花”的赞誉。先生七十年代绘制的“洛南八景”被洛南博物馆以文物珍品收藏。1984年10月其作品《兰》荣获“首届教师书画展”金奖。89年作品《胡越清远》曾在北京民族文化宫展出,先后举办个人书画展十多次,其作品流传美国、日本、东南亚等10多个国家,其名字书画成果已载入《中国现代美术家名人大字典》、《海峡两岸书画家》、《中国当代艺术界名人录》等专集。
当上苍把一枝神奇的画笔,把绘画的天赋、才情、 和创造授予杨运昌老师时,也把干事情的那份执着坚韧、一丝不苟,那种“虽千万人,吾往也”的壮志豪情、千山独行的精神赋予给他。正是凭着这股“背负青天向下看”的“精卫填海”、“夸夫逐日”精神,才是他在一生忙碌的教学之余创作出了那么多艺术精品。
正当先生在艺术的自由王国臻于化境恣意翱翔之际,2001年9月8日凌晨4时,在新世纪第一个重阳节来临的前一天,当黄灿灿的九月菊浓郁飘香之际,在大地的一声叹息声中,杨运昌先生扔下了这个世界,扔下了他心爱的画笔,像天边的一朵白云倏然飘走了。秋菊含悲的哀乐缅怀中,凝视苍穹,点点白云乡里,先生就站在天国的祥云里,站在天国的菊花园里,天庭上的重阳节,那里有“独在异乡为异客”的王维,有“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陶渊明,还有“满园花菊郁金香”的白居易、苏轼……在等着他。
“虹霓做笔云作纸。倾洒天河谱华章,空谷幽兰闻异香,青山无语对斜阳”。在天庭的莲池,在撒满星光的天河,在寂静桂影蟾光里,在徐徐展开的九重青天里,我看到先生正挥动着云霓彩虹般的画笔,展纸添墨,继续完成他未竟的——那部一直渴望完成的比银河还要长,比天空还要深邃辽阔,还要博大浩瀚的丹青长卷。
——“世界本身就是一幅画”,先生如是说。

共 4974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在平和静穆的心境中:兰花更多的呈现的是与世无争、意态悠然和无拘无束,那种闲适飘逸和从容淡定正是生命经历了大风大浪后的“宠辱不惊”和“无风无雨也无晴”的境界。 他笔下的《竹》骨节清奇,空灵隽逸。那临风过往时唏唏簌簌的摇曳波动,处处让人感受到风的流动风力量。“万木无声待雨来”,“能画一枝风有声”。观赏先生笔下的梅花,寥寥两三根枝条,或古木枯藤、或柔嫩清枝,造型上却一任虬枝盘曲、节外生枝。梅花的出处:或傲立峰头,或挺身于凛凛寒风冰天雪地,或站在春天的门槛:群芳吐艳、花繁叶茂,清香扑鼻。梅花,用静静燃烧的火焰向人们昭示着一个春天的降临。在先生那一双充满灵性充满智慧的眼睛里,这个世界本身就是一张色彩斑斓回味不尽的巨幅画卷。“虹霓做笔云作纸。倾洒天河谱华章,空谷幽兰闻异香,青山无语对斜阳”。作者的这篇欣赏随笔,文笔细腻灵动,杨运昌先生其人其画,活生生地展现读者面前。荐读。【编辑:东方鹰】【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407170016】
1 楼 文友: 2014-07-16 16:22:47 秋菊含悲的哀乐缅怀中,凝视苍穹,点点白云乡里,先生就站在天国的祥云里,站在天国的菊花园里,天庭上的重阳节,那里有 独在异乡为异客 的王维,有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的陶渊明,还有 满园花菊郁金香 的白居易、苏孙祥正式加盟广州恒大轼 在等着他。 欣赏作者优美文字,问好作者! 让心灵亲近文学,以文学清净心灵。追求“淡雅”,醉心美丽的文字。
2 楼 文友: 2014-07-16 19:4 :58 欣赏杨老师佳作,祝好。 您不要猜我是谁,我知道您是谁---祝你开心每一天。
 楼 文友:&nbs北京无照夜市被曝有人收费 纪委介入后一夜消失p;2014-07-17 06:46: 7 我看到先生正挥动着云霓彩虹般的画笔,展纸添墨,继续完成他未竟的 那部一直渴望完成的比银河还要长,比天空还要深邃辽阔,还要博大浩瀚的丹青长卷。欣赏问好!
4 楼 文友: 2014-07-17 10: 5:19 好文,欣赏! 我手写我心! 航帐文友群:2 1199696,欢迎参与交流!老人血栓吃通心络可以吗
大庆治疗牛皮癣医院
什么叫生物谷
晚上夜尿多怎么治
容易碰淤青是什么原因
孩子脸色发黄怎么回事
Tags:
友情链接
呼和浩特互联网